=Riko/梨子 文力复健中

近期沉迷ES,kn箱推,泉真/凛绪/Leo司/纺夏我的心头肉♡其余也许通吃。
APH半出坑,是个吃亲子分的南伊领。

入夏了来点薄荷糖?——五月的脑洞们

也许有人已经看过了...?

*段子×11

*甜甜甜

*主亲子分

*校园梗略多...

OK?↓↓↓↓


01

*罗维诺视角

[世.界.会.议中]

……究竟怎么了?

大家似乎都在有意无意地看向我这边,刚刚才一一瞪回的视线们又重新聚集了回来,那个变态红酒混蛋甚至给了我好几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搞毛啊!老子不就因为……因为腰疼所以趴在桌子上而已吗有什么好笑的!这又不是什么新鲜事……

我最后白了几眼看到这边来的混账们,放弃了无谓的瞪视,努力忽视那些灭不掉的视线,转而看向桌上的会议资料。

资料上味同嚼蜡的文字让我不自觉地晃起腿来消遣时光。约莫过了几个世纪之后我终于熬完了整个会议,期间并没有多次偷瞄西/班/牙那个混蛋低头做记录的蠢样。我起身准备离开这个无趣的地方,却被什么人叫住了。

“罗马诺,”是中/国。“夏天气候炎热,要小心蚊虫叮咬阿鲁。”他略带狡黠的目光落在了我的脖颈。


什……什么?!


我终于意识到整场会议中他们投来的眼神中的含义,手猛地捂住脖子的一侧。该死的西/班/牙禽兽……可恶的畜生!

当我沉浸于不断诅咒那个在我颈部留下红印的混球时,有什么东西贴在了我仍在升温的脸上,突兀的冰凉惊起我一个激灵——王耀你把什么东西贴在我脸上啊岂可修!


“既然你需要的话,这些花露水就卖给你吧阿鲁。”他将一个装着液体的瓶子从我脸上拿开,示意我看他怀里其他的瓶瓶罐罐,“看在我们多年建交关系的份上,给你开个友情价,只要998阿鲁。你看,这是著名的Six God牌的,以及这个隆O奇的也很不错的阿鲁……”

你是来坑老子钱的吧,混蛋。

“不用了中/国先生……”我打断他,“那是只可恶的、禽兽的、变.态的蚊子,花露水对‘它’作用全无。”

我咬牙切齿地回头瞪视那只“蚊子”,别看他笑得无比纯良人畜无害,其实他就是个该死的衣冠禽兽!

* * *

“你这样就和西/班/牙一起走了吗罗马诺?不买花露水吗阿鲁?还有腰痛贴什么的也有卖的阿鲁。”

“耀君,容在下说一句,这些东西对罗马诺君是没用的,请您放弃吧……”


02

一般一个班级要开始在老师不在时进行自发性狂欢时,都会驱赶一位同学出门口望风,通知他们学生会的人是否到来。

这是个光荣的任务,为了班级。被推出教室门前,被迫望风的同学都会得到这么一句话。

——但是谁会甘愿被驱离温暖热闹的教室,眼巴巴地看着大家疯玩,而自己只能孤零零地在外边望风?

这就是安东尼奥被称为小勇士的原因。在班上,唯一一位会请愿出去的男子,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

“又是安东尼奥出去啊……”同学甲用食指阻止基尔伯特的歌声进入耳道

“是的,他说要把学生会里来检查的人看个够。”同学乙同情地看着方才还引吭高歌的人被平底锅吓晕在地。与此同时,一根向天卷曲的棕色呆毛探入门中。

忘了说了,通常安东尼奥会因望风望得太入迷♂而忘了提醒大家安静以接受来自学生会的审视目光。

说好的望风呢,安东尼奥同学?!

“扣分。”站在门边的人咬牙切齿,他的双颊上可疑的绯红尚存。

果然又被教室外的小勇士调.戏了么,纪.检部部长罗维诺·瓦尔加斯?


03

#亲子分##独伊#

Q:如何分辨瓦尔加斯兄弟?

A:①平时说话间多次提到“西.班.牙蠢货”“混蛋安东尼奥”“番茄白痴”,并搭配一脸傲娇的是罗维诺·瓦尔加斯

②攻击或威胁(可用死扛饼)他们使其害怕不已,危急时刻若第一时间用哭腔喊出“西.班.牙混蛋快救我啊——”的一定是罗维诺·瓦尔加斯没错了。
如果直接哭出来叫喊着“多一字多一字——”则的绝对是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了。


04

#亲子分#

——罗维就像个圣女一样。

——岂可修为什么是如此令人作呕的比喻?!

——因为小番茄也叫圣女果嘛……


05

同学们看到把整个白板殖民的西班牙语作业后,齐心协力地把课代表塞进了西语老师办公室,让他说服老师减少作业。

“所以只要减少作业,什么条件都可以?”

“……嗯。”课代表罗维诺同学在不耐烦的同时感到自己似乎有危险。

“好,”费尔南德斯老师微笑起身,“我们来好好谈一下条件吧~”

#总之最后谈♂了个爽##等等为什么又是这个#

“辛苦了,课代表君!”本田同学终于关上了被拉开的门缝。


06

“学长光顾一下我们的摊子吧!”女孩拦着安东尼奥说,见他想走,又急忙补上一句:“要不——买一件商品送摊主兄弟?”顺着女孩所指的方向望去,鲜少顾客的摊位上果然坐着一对双子,头顶卷曲的呆毛,其中一个冲女孩露出温和的微笑,另一个则在一旁闷闷不乐地啃番茄。

安东尼奥突然感觉自己有什么地方被戳中了。

“好好好,我买^q^”


“谢谢惠顾,下次再来哟~”女孩充满活力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她目送走了今日第一个顾客,以及赠送出去的罗维诺手持半个番茄满脸惊愕的样子,感觉今天天气简直好炸了。


07

“你拿我的地图做什么?!”伊莎贝拉将一张图卷从安东尼奥魔爪中抢救出来,“攥那么紧,是要干什么啊……好吧我懂了。”她瞅了一眼安东尼奥刚才直勾勾盯着的地方——那个靴子形国.土的南部,再看了看他就要扑上地图prprpr的样子,心情十分复杂。

#伊莎贝拉是不会说她也想这样的# 


08

安东尼奥时常会给罗维诺讲题,讲着讲着就由站在桌边变成像从背后拥住罗维诺那样双手撑在桌面上。有一次,他甚至双手撑在桌面之后,还把脸一点点凑近罗维诺后脑勺。然而正当他沉溺于罗维诺头发间淡淡的香气中无法自拔时,罗维诺突然转过头来。来不及反应的安东尼奥感觉自己的唇似乎触到了什么。

“哥哥?”费里西安诺走至兄长身边蹲下,“为什么要缩在墙角里捂着嘴呢?还有你耳朵好红啊,没事吗?Ve?”

“……”

“刚刚我看到安东尼奥哥哥了,他正在楼下跑圈,似乎很兴奋的样子呢~哥哥你不一起去吗?”

“……”

许久没得到回答的费里西安诺疑惑地歪头——今天他们两个好奇怪啊,怎么了吗?


09

安东尼奥的雨伞比较小。于是,凭着自己拥有一把大伞,基尔伯特经常以此嘲笑他,并期待着有一天能看到安东尼奥在雨中变身落汤鸡。某个雨天,当他走在安东尼奥身后时,却发现他输了。

“那天,本大爷出门太急忘了带墨镜。”眼部受到严重伤害的基尔伯特对他弟弟诉苦,表情像是看透了一切,“东尼儿和他的小番茄挤在一把小伞下,卿卿我我,打情骂俏。就算他们的肩早已被雨水各湿一边,也阻止不了他们散发出粉红色的光芒……没关系,反正本大爷还有肥啾。”路德维希不说话,只是看着他消沉的兄长,伸出手安慰性的拍了拍他的背。基尔伯特却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把那只手拍开了:“你也是,在家和小费里没少给我扔闪光弹……出去,你们这些秀恩爱的,你们根本不懂单身狗的痛!”

“哥哥……”路德维希语调充满了同情。许久,他发出怜悯的叹息,走出他哥哥家的大门,去找费里西安诺了。

等等,他还真走了啊?!不陪陪本大爷吗!!

5月20日,街道上散布着表白的情侣,连天空也染上了淡淡的粉红。瞎眼状态的基尔伯特逆着光,他的背影一时间苍老了许多,让人不禁想起了朱自清先生的某个作品。“没事本大爷还有肥啾……”他摸了摸头顶,惊觉连肥啾都不见了的那一刻,突然心如死灰。

“……本大爷一个人也很快乐;▽;你们这些兔崽子体会不到被自己深爱着的幸福!”

#论大家欺负普爷的方式#


10

对弗朗西斯来说,见面打招呼的其中一种方式大概是趁机在别人身上吃一把豆腐。尽管多数人对此感到十分困扰,但渐渐地也懒得阻止了。毕竟这是人家下意识间的动作,阻止不了。直到那天他对罗维诺用了同种打招呼方式,回家经过西.班.牙后变得面目全非、惨不忍睹,这种情况才得以制止。


11

“快下雨了。没带伞吧?你回不了家真是活该啊。”罗维诺看向电闪雷鸣的窗外幸灾乐祸地笑了,仿佛已经看到安东尼奥冒雨狂奔的狼狈模样。

“我是没带伞来着……”安东尼奥望天,“你带了吧?”

罗维诺得意地点头,卷曲的呆毛似乎又上翘了些。

四下昏暗一片,安东尼奥表情却如雨后初霁,天生祖母绿的双眼闪着欢快的光芒,笑意盈满其中。“那就好啦,你有伞。”

“而我有你。”

评论(1)
热度(36)

© SNIZ个人专属ATM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