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ko/梨子 文力复健失败👋

绝赞沉迷ES中✨
kn箱推
泉真催婚大队积极分子
凛绪/Leo司/纺夏我的心头肉❤️

APH半出坑,是个吃亲子分的南伊领

【亲子分】小日常

失眠产物……似乎有点意义不明?(躺

      1

      罗维诺·瓦尔加斯的早晨以拍掉一只聒噪的闹钟起始。

      当闹钟又一次牺牲在他起床气之下,轱辘滚落与地面来不及清扫的尘埃躺在一块儿时,他才从被子坐起来,然后揉几下睡了一夜有些微翘的发梢,以及头上天生就翘起不落的卷毛,就着扭头的动作让睡意惺忪的目光从晕染了晨曦色彩的素白被单一路掠向木制的床头柜,最终停留于桌面的瓷杯上。照射向杯沿的日...

【亲子分】绵长[七夕贺]

#亲子分#

原创人物第一人称叙述

 

       这是几天前的事了。

       我站在黄昏的湖畔,凝视面前平静而澄澈的湖水,它像是一面横卧大地的玻璃镜,把长空云影倒映得毫无保留。 目光所及的最远方,湖水跃动着粼粼波光在地平线上流淌。远山在湖的另一边静默,渺远得只剩下墨色的影,近湖面的一半颜色真实而深邃,靠天空的一半则有些虚无,因为山绵延的轮廓线已然在乳白色云雾中晕开至模糊不见。夕阳就在那儿,一点一点向着山的深处下坠。

 ...

【亲子分】今天眼镜店里的墨镜也都是碎的

谜之脑洞,眼镜店店主安东尼奥和恋人秀恩爱的日常


短短短短短


法叔露脸


语言表达能力走失中_(:з」∠)_


        安东尼奥坐在透明玻璃柜台前,对面是他近期罹患近视的意/大/利恋人。

        今天他罕见的起了个大早,趁天空仍泛着鱼肚白就让自家眼镜店开了张。尚早的街道还有些冷清,店里也一样,除了自己,除了他亲爱的恋人罗维诺,再无他人。于是百无聊赖的安东尼奥托着腮,视线透过罗维诺薄薄的镜片望进恋人干净...

段子×6


主亲子分


一如既往的砂糖向w


01/

他穿过舞池,向着那着一袭白裙的少女伸手:“美丽的小姐,今晚我有幸成为你的舞伴吗?”

少女似开在人群中一朵纯白的花,略昏暗的灯光晕在她长长的卷发上,朦胧地透出棕黄。他坚信他的微笑和眼前的少女一样迷人,可少女水灵的大眼却始终不愿聚焦在他身上,哪怕是短短的一秒。他不禁有些沮丧,但伸出的手依旧定着,少见的微笑依旧绽于唇间。就这样定格在沉默中,一秒又一秒。

“罗维诺?东尼儿在那边啦。”尴尬的气氛被后方熟悉的声音打破。他回头,艳红色抢先撞入视线——“……伊莎贝拉小姐,真巧啊。”短暂的惊诧后,笑容又重...

【亲子分】Pleno Verano/仲夏

#亲子分#

#校园设定#

以上w


      炎夏,太阳炙烤着大地,几乎被烤焦的花草蔫蔫地,耷拉在学校的花坛里。似火骄阳也烧不掉的,是校园里过分的活力。

      女生们将长发束起,脚踩黑色小皮鞋,三五成群,踏在石铺的绿荫小道上,留下串串仿若银铃的笑声。她们走过了,淡淡的体香和裙摆一起,飘扬在夏日的热浪中。而男生们则像是终被释放的笼中鸟,飞向了校门,在挤出学校的途中顺便将他们如画的异性同学讨论欣赏一番。

    ...

【亲子分】木桶

奇怪的故事,慎点。改编自寓言故事《樵夫与赫耳墨斯》,仅献给我失而复得的水桶君,即使它是塑料的。


安东尼奥家有一个祖传珍宝。这个珍宝外表上普普通通,看起来像个老旧的木桶,但实际上……它就是个木桶。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玩意有他家祖传宝物的设定,但安东尼奥依然万分珍视它。

然而有一天,木桶无故消失了,安东尼奥跑遍了他居住的小镇都没找到。这时,一位自称“罗.马吉酱”的糟老头桶神出现了。

罗.马吉酱:“年轻人,听说你的家传宝桶弄丢了,如此珍重的东西,你怎么能那么不小心呢?”

安东:“俺错了……”

罗.马吉酱(拿出一个金桶):这是你的吗?

金桶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安东尼奥眯起眼,诚...

大概是来存个脑洞?_(:з」∠)_

大概是这样的一个东西……想写个别人眼中的亲子分啥的,学生设定。 []←这里面的人名是指这段是以某人的视角写的。题目没想好,目前只有第一部分orz

#1    初遇    [费里西安诺]

        九月是掺杂了红枫的开学季,下落的叶在空中打着旋,像极了西/班/牙舞女们飘起的红色裙摆。西/班/牙,一个热情洋溢的国/家,秋的清冷在这里一扫而光,只有温和的金色阳光一视同仁地撒在土地的每一处——大概阳光是西/班/牙的全部了吧!我哼起欢快...

【亲子分】骗【愚人节相关】

设定:亲分子分双箭头(。・∀・)ノ゙总之又是一篇关于告白的...

        “喜欢你哟。”

        “嗯。”

        “不是亲情方面的哦……”安东尼奥有些尴尬的挠挠腮。


        走在前面的罗维诺身子明显一僵,抬起来正...

© -木梨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