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ko/梨子 文力复健中

近期沉迷ES,kn箱推,泉真/凛绪/Leo司/纺夏我的心头肉♡其余也许通吃。
APH半出坑,是个吃亲子分的南伊领。

【亲子分】全是段子

来除除草……越来越忙了_(:зゝ∠)_

久不动笔越来越垃圾(躺

虽说后面三个是给别人的点段但还是扔过来整合一下吧……?

[一]

 

*壁咚

 

      罗维诺承认,被暗恋的学长壁咚确实令人雀跃。

      但这……太突然了。

      罗维诺仰起头,紧张的目光从未离开学长。身旁小窗透进几缕金黄色光线,在学长双眼里流转,看起来像闪着珍奇光泽的绿色宝石。

      心脏疯狂跳动,几乎要冲出他的胸膛,血液流动的声音也变得清晰可闻。他的大脑里是混乱的被打翻的各色颜料,搅作一团的浆糊。

      “罗维诺。”

      对方放大的认真神情使他耳尖上热度更高了。

      “我是安东尼奥。”

      “我、我知道。”

      罗维诺略微皱眉,他不太擅长处理这样的情况。现在他脸上的毛细血管似乎都在随着心率跳动了,谁来告诉他下一步该怎么做?

      “好,那你——”安东尼奥脸上的笑容比阳光还暖和。他伸手在罗维诺惊讶的目光中拉开大衣。

      “——买碟吗?”

      傻笑的安东尼奥•卖碟学长,大衣内衬挂的碟片反射着阳光,映在突然变黑的罗维诺的脸上。

      美好的午后。

[二]

#触不到的恋人#

 

      这里,罗维诺徘徊着,在这被灰色包裹的世界。他在雨里行走,肺部被湿冷的空气填充。他走过灰绿色的草地,穿过回荡着乌鸦诡谲啼叫的黑森林,涉过雾气弥漫的浅塘。每一个他走过的场景里都有安东尼奥,那对眸子散发着的祖母绿在灰色调的世界里色彩如此真切,却又虚无缥缈无法触及,每一走近便烟云般消散,仿佛从未存在过引他一路追随,带着浑身一路上磕磕绊绊得来的伤。

      这场追逐的最后,他发觉自己站在深湖边,安东尼奥背影渐渐深入泛着月光的湖心然后渐渐隐没。他想要呼喊,呼喊恋人的名字。但即使他把全身力量都集中在喉头,嘴巴也还似被什么东西堵死般,发不出任何声音。

      不要过去啊混蛋!

      别离开我啊……

      天空依旧织着深灰,愁云之下大雨瓢泼,闷雷在头顶嘶吼,倏地他睁开眼。

      罗维诺猛地从床上坐起,大口地喘气。铺在被子上的乳白色月光使整个寝室都那么静谧,不同于他此刻内心的波澜迭起。

      从混乱的思绪中,他找到了下午的记忆:安东尼奥跟他在微不足道的事情上发生的口角,让他气急败坏地把自己锁在了房间里。可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对方招呼不打地玩了半天失踪的份上。

      并且,安东尼奥到现在都没出现……

      尚在惊慌余韵中的罗维诺匆匆掀开被子下床踩着拖鞋冲出卧室,房门正巧开了。

      由门口走进的安东尼奥对上他的眼,罗维诺微怔,那双熟悉的祖母绿眸子,色彩如此真实,“罗维?对不起下午我突然接到电话说有事找我所以……”话语被截断,安东尼奥轻轻搂住突然重重扑进怀中的人,对方脑袋埋在他肩上,双臂紧勒在腰侧,身体不可抑制地微颤,像被轻轻撩拨的琴弦。

      “怎么了?”担心的情绪由安东尼奥柔和的声线溢出。他轻抚恋人的后背试图平静那战栗着的身躯。“是不是弗朗他们来过,他们欺负你了吗?还是说家里来强盗了?你怎么样没受伤吧?!”

      “别害怕,罗维,别害怕……”

      抚摸后背的频率逐渐变快,罗维诺依旧一言不发,只是不再发颤。片刻之后,罗维诺的声音轻轻打破沉默,如同眠者的呓语:“你还在……”他嗅到残留在安东尼奥肩膀处西服面料上阴凉的雨以及炙热的泪的味道。

      “嗯?”

      罗维诺抬起头,对着安东尼奥满脸的疑惑发出嘟囔,音量因不满而提升,“……我是说,什么事也没有,你还在做什么赶紧睡觉啊,老子快困死了!”

      安东尼奥点点头笑了,抱起罗维诺向房间里走去,尽管后者正粗鲁地捶打着他嚷着放我下来。“你先睡下吧,被窝外面冷。我先去洗澡……但你这么抓着我的衣服我可去不了哦。”

      他的恋人伸出一只手抓着他的衣角,又将脸更深地埋进被子里,眼睛瞥向一旁不去看他。

      “你得发誓,”罗维诺声音在被子里,闷闷的,“下次不能不辞而别。”

      “我发誓。”安东尼奥声音轻柔却认真,“对不起……”

      “快去!”

      “是!”

      罗维诺翻了个身缩进被子里,嘴角自梦醒后第一次扬起微笑。

      ——看在你还知道回来的份上,原谅你下午的行径好了。

      乳白色月华铺满房间,一切都那么静谧。

 

[三]

#黑手党安东x警察罗维#

 

      钻进走廊之后,安东尼奥立即感到后脑被什么抵住了,点点冰凉透过发丝渗入头皮。“你最好安分点。”从耳畔被送入这样的低语,语调中的温度如同正抵在头上的器械一般。他悄悄惊讶地扬起眉,双手举在头侧,从抵在头上的东西而来的小小推力迫使他走近走廊的更深处。

 

      但他没由来地想笑。实际上他也这么做了,轻快的笑声大模大样地游荡在紧张氛围中,后果是挨了身后猛然踹过来的一脚。他几乎被甩到了墙上。

 

      即使是在这费尔南德斯家的晚宴灯光照不到的漆黑走廊上,这位西/班/牙的黑手党也早就知晓逼他至此处的人是谁。

 

      “哇啊,”安东尼奥趔趄了几下转过身,摸着险些被撞的鼻头轻呼起来,音调如同不知名的欢快小曲,“不请自来的瓦尔加斯警官!”

 

      他用已经适应了黑暗的双眼扫视面前的人,从黑白的服饰到头顶翘得神采奕奕的头发,不停地夸赞对方的侍仆扮像有模有样。

 

      “如果你没在用枪指着我的头顶的话,我也许就会雇佣你啦。”安东尼奥在黑暗里给警官一个笑容,绿眸闪烁着真诚的光芒。

 

      瓦尔加斯警官——罗维诺•瓦尔加斯冷哼着,给他的枪上了膛,“与其瞎侃些有的没的,不如想想该如何求情?”

 

      “你上次放走我之前也是这么说的哦。”

 

      “……闭嘴畜牲!那不是放走!”罗维诺的声音包含着恼羞成怒的意味,“你应当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

 

      安东尼奥没说话,只是望着罗维诺,保持着微笑。

 

      也许罗维诺脸上警惕与疑惑交织的神色让对方的好心情又升了一度,不然他怎会双眼弯成空中的新月,迸溅出奇异的光辉?罗维诺眯起眼盯着他,目光迅速追随安东尼奥探向身后的手,扣在扳机上的食指愈发绷紧——他摸不清安东尼奥又耍什么花招,但他做好了一切扣动它的准备。

 

      “别那么紧张嘛。”

 

      安东尼奥从身后抽出了什么,几乎同时一抹绯红攀上枪口,于走廊的昏暗光线下绽放得妖冶。

 

      不会是血,持枪者根本没有扣下扳机。

 

      那是……玫瑰?

 

      罗维诺盛满讶异的眼映入了这支插在枪口的花,泛着黑暗中也依旧鲜艳的红。安东尼奥的手指抚着沾水的花瓣,动作像刚刚在宴会上指尖掠过舞伴绯红的裙摆那样轻。接着他手指托着枪管抬起玫瑰,“这是一场出色的晚宴,而我,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可否邀你共舞?”

 

      在罗维诺来得及开口之前,他发出邀请,“罗维诺•瓦尔加斯,您愿意和我一同回到宴席上,并让我有幸成为您的舞伴吗?”他微微垂首,在花瓣上落下一吻,像亲吻女士的手背。

 

      罗维诺就这么低着头望进他眼底,心神再次被困住,陷入沼泽般动弹不得,无法抽离——就如同上一次被对方逃掉了的、失败的抓捕经历。

 

[四]

#灵魂互换#

01

安东尼奥清晨乐呵呵地进入浴室,准备洗漱以迎接崭新的一日。然而他经过镜子时意外地没看到自己顶着鸟窝状乱发的模样,取而代之的是罗维诺的脸,以及脸上温和的笑颜。

他吓了一跳,愣了足足一秒后才捂紧鼻子跌坐在马桶盖上。

 

刚刚那是什么?天使吗?

 

02

正举起安东尼奥手机微笑自拍的自己,这样的景象在罗维诺推开久闭的浴室门后迫不及待地挤入了他尚且迷蒙的睡眼。

自拍的……自己。

自己?

?!

 

“你你你是谁!安东尼奥这混蛋去哪了啊——”

“罗维诺,冷静一下,安东尼奥就在这。”安东尼奥觉得目睹自己的五官在罗维诺操纵下扭成一副极度惊吓泫然欲泣的模样有一种无以言表的诡异感,“我想我们是灵魂互换了……”

罗维诺看着一个长着他的脸的家伙淡然地指指自己又指指他的动作,心中不知所措感洪水般涌来,淹没他整个人。

 

03

“安东尼奥哥哥!”门开后费里西安诺便带着软糯的声音大张手臂踏进屋,本应回应拥抱的安东尼奥不屑地扬起眉毛,“我不记得你的声音甜的如此发腻过,蠢蛋?”

倒是一旁系着番茄围裙的罗维诺热情地冲他喊了声小意,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一系列动作流畅不含糊,并且灿烂的笑容至始至终展现于记忆中那张一直臭着的脸上。

 

还抓着门把的路德维希吓得不轻,站在外头一把关上了门。

关门前一秒被路德维希拽出来的的费里西安诺也吓得條然睁开了眼。

“怎么回事?”“报、报告队长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开门的方式错了呢?”

不过再开一次门也还是看到相同场景的两人突然明白过来,这不是开门方式的问题。

果然还是要去一趟柯克兰家。

 

04

亚瑟说,没错他们被施魔法了,要亲亲抱抱才能恢复。

开玩笑的。

总之最后两人自然恢复了,大概不是安东尼奥对着镜子亲了一天的效果。

评论(4)
热度(25)

© SNIZ个人专属ATM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