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ko/梨子 文力复健中

近期沉迷ES,kn箱推,泉真/凛绪/Leo司/纺夏我的心头肉♡其余也许通吃。
APH半出坑,是个吃亲子分的南伊领。

悄悄地搬来两个段子(´・ω・‘)

01/

旁边的那家伙似乎突然间莫名其妙的沉默了起来——罗维诺发觉这个事实的时候,铁轨上前进的车轮已经带着火车摇摇晃晃地钻出幽昏的隧道驶向一片被夕阳充盈了的原野。

明明这个聒噪的西/班/牙人自打上车之后就一直喋喋不休,让罗维诺恨不得找个胶带把他的嘴严严实实地封起来,但现在他真正安静下来时反倒让人有些不知所措。罗维诺支着下巴暗自揣测令安东尼奥消停下来的原因,思绪远去之时目光也无意识地顺着安东尼奥所眺望的方向飘过去了——那里除了夕阳和火烧云,再无其他。

“外面究竟有什么?”罗维诺忍不住问,“你不至于看个火烧云都能看那么久。”

“美景。”安东尼奥回答,没把头转过来,只能从映于车窗上的虚像看到他勾起了太阳般明亮的笑,却很柔和,不若太阳那样耀眼。

回答没有消除罗维诺心中的疑惑,于是他又问了:“夕阳有那么耐看?你就像从来没见过似的。”

“这里,”西/班/牙人笑意不减,曲起修长的手指,指节将透明车窗敲出微弱的脆响,“有比夕阳更耐看的哦。”

透明的车窗透着黄昏时分独有的淡金色,罗维诺看到,这上面映着的是染上了同样色彩的自己的脸庞。


02/ 

#同居的东尼儿和罗维帮邻居带孩子的话,大概会这样#

 

安东尼奥终于把窝在床里的格洛莉亚叫了起来,以温柔而不绝于耳的叫唤,终于小家伙再也受不住攻击腾地坐了起来。“好啦我起来啦…”软糯的童音伴随揉眼的动作慢悠悠地飘出。一会儿后,小不点钻出被窝,可腮帮子还有些鼓鼓的,似在不满安东尼奥扰人清梦的行径。

鼓鼓的腮帮子在经过罗维诺的房门口之后鼓得更厉害了,与被松果塞满嘴巴的松鼠没什么两样。小不点回头面向笑容依旧灿烂的安东尼奥,肉乎乎的手指指了指房里酣睡的罗维诺,“安东尼奥哥哥,我为什么不能像罗维诺哥哥一样继续睡觉呢?”

 

“因为你再睡就要迟到啦,小格洛莉亚。”安东尼奥回答得不假思索。然后又竖起手指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示意他放低音量。

“可是罗维诺哥哥不会迟到吗?”

格洛莉亚听话地降低了嗓音,然后对安东尼奥表情微妙的改变满腹疑惑。他似乎很是尴尬,手在后脑勺挠了几下,使得原本只是显得有些凌乱的头发真的乱成了一小团。“呃……罗维诺昨晚工作太辛苦了,所以他的上司准了假。”

“是吗……”

看到格洛莉亚深信不疑地开始了洗漱,安东尼奥也偷偷在心里舒了一大口气。

窗外的太阳又爬高了些,安东尼奥把格洛莉亚的小手包裹在掌心里,领着她上学。于校门口分别之际,安东尼奥的衣角被一只小手轻轻地扯了扯。

“还有什么事吗,亲爱的?”安东尼奥蹲下来,视线与格洛莉亚平齐。

“请替我转告罗维诺哥哥,”小姑娘扬起天使一样的笑容,“请他注意身体,别再工作到那么晚啦!”

“好的我会的,快进去吧。”安东尼奥笑道。

回到家安东尼奥坐在床边将一切全数讲给了早已醒来的罗维诺。

“这只会折腾人的小恶魔终于说了一句好话,”罗维诺瞪了安东尼奥一眼,“这句话给你——别再‘工作’到那么晚!”

“别这么说嘛罗维,好像你昨晚过的很痛苦似的。难不成我背后的红痕是猫爪子抓的?”

“闭嘴!”

稳稳接下砸过来的一个枕头的安东尼奥想了想,似乎说是猫抓的也不错?


评论
热度(19)

© SNIZ个人专属ATM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