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ko/梨子 文力复健中

近期沉迷ES,kn箱推,泉真/凛绪/Leo司/纺夏我的心头肉♡其余也许通吃。
APH半出坑,是个吃亲子分的南伊领。

【亲子分】小日常

失眠产物……似乎有点意义不明?(躺

      1

      罗维诺·瓦尔加斯的早晨以拍掉一只聒噪的闹钟起始。

      当闹钟又一次牺牲在他起床气之下,轱辘滚落与地面来不及清扫的尘埃躺在一块儿时,他才从被子坐起来,然后揉几下睡了一夜有些微翘的发梢,以及头上天生就翘起不落的卷毛,就着扭头的动作让睡意惺忪的目光从晕染了晨曦色彩的素白被单一路掠向木制的床头柜,最终停留于桌面的瓷杯上。照射向杯沿的日光散在从咖啡里蒸腾出的白雾中,变成一片淡金的轻纱。他盯着杯子数秒,被睡意搅成一片混沌的大脑才渐渐清醒过来。

      但他不急着从床上下来,保持半坐起身的姿态,目光继续一路向前飞出窗外,直至与另一道视线对接——来自屋外不远处的番茄田里,草帽斜顶头上的他的恋人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帽檐能阻挡下阳光而在他脸上留下一片淡灰的影,却无法阻止阴影笼罩下他祖母绿的瞳眸接到恋人的目光后的熠熠生辉。他大喇喇地冲屋里的人挥动麦色的臂膀,笑容制造出今天的第二个太阳。

      罗维诺收回视线端起咖啡小啜一口。这是他房间一大早就被馥郁浓香填满的始作俑者,而制出始作俑者的人,他没看见,但答案已心照不宣。

      把最后一口咖啡倒进嘴里的时候,罗维诺又偷偷看了一眼番茄田里他的番茄混蛋。

 

      2

      早餐的餐桌上罗维诺惊讶地发现了比他早起了不知多久的人。

      “你怎么在这?”

      “吃早饭啊,特意等你一起吃的♪”

      正将食物叉起送入口的罗维诺听着这番话,边咀嚼边扬起了眉以示讶异。

      “混蛋你起来那么久不会先吃吗!”

       对方摇摇头,“不跟罗维一起吃的早餐不是很没意思吗?”

 

      3

      他们计划着要步行去离家有一段距离的集市购置一些必要的和有的没的。

      临行前安东尼奥立在罗维诺旁边,看他站在门前整理围巾,看他整理时因为颔首被围巾埋了一半的小脸,仅露了一双眨巴眨巴的眼,褐色的眸子仿佛安东尼奥这辈子见过最美的琥珀。罗维诺感到安东尼奥莫名其妙地望了它们好一会,刚要质问,却被稀里糊涂地被吻上了因为入秋天干物燥而微微泛着红的脸颊。

      “干、干什么?!”

      “补上今早落下的早安吻。”安东尼奥眨眨眼微笑地看着被迟到的早安吻惊得一颤的恋人,被他深爱着的那双眼睛睁得大大的,正瞪着他,样子让他想起昨天下楼时那只不小心被他踩了尾巴的猫。

 

      后来他们手提大包小包走出集市已是中午,烈日当空,又怕恋人晒着又怕恋人累着的安东尼奥不由分说地背起罗维诺走到绿荫下,任打任骂绝不放下来,于是一开始还趴在他背上挣扎着喊“放我下来”的罗维诺也随时间的流逝逐渐安静。

      “喂,你不累吗?——老子没在关心你,是因为……因为……”罗维诺张开了口却找不到掩饰内心真实想法的理由,只好把脸埋到安东尼奥肩膀,埋了半天也只是蹦出几声“你个混蛋”来。

       想象着恋人在身后羞赧到不行的绯色脸颊,安东尼奥忍不住噗嗤一笑。

      “当然累了,我可是把我整个世界都背起来了啊。”

      “不过我很乐意哦!”他扬起大大的笑容,接受下恋人捶在肩头没有攻击力的一拳。

 

      4

      下午的时候,罗维诺拿上一张椅子,在自家后院支起画架,让几管颜料散铺在脚边绒绒的草地里,手握一杆画笔,捧着椭圆的白调色盘,一个下午的时光就这么在笔尖下慢悠悠地淌过。直到暮色苍茫,罗维诺的几小时的成果才在画架上,跟着罗维诺一同沐浴晚风。

      不过无论作画时间多长,安东尼奥都会一直在一旁默默看着,似乎画和画画的人都是他一生也看不够的美好景致。末了,他还要询问画纸上五色的颜料所勾勒出的内容。

      “你看不懂吗?”

      对于罗维诺没好气的反问,安东尼奥也从来只是笑。

      怎么会不懂,安东尼奥就算再傻也不至于这个地步。他其实是想看到罗维诺认真给他解释的模样,还有罗维诺明明偷偷在画面上描摹了他的身影却拼命辩驳否认时,涨红了一张脸的可爱摸样。

 

      5

      当星辰洒满墨蓝天幕时,整个世界都陷入了一片祥和的静谧中,万物沉睡般在天穹下静默。但罗维诺偏偏失眠了。

      “睡不着?”一双麦色的手臂轻轻将他圈进背后的怀抱里。

      被说中的罗维诺不吭声。

      “听说今晚有流星,要不然出去看看?”

      “有什么好看的……”

      “可以许个愿?”

      罗维诺侧过头回望安东尼奥,他微笑的翠绿眸子里似有星光闪烁。罗维诺又把头转了回去,撇撇嘴,“不需要,幼稚。”随后脑袋向后靠在安东尼奥胸膛,整个脊背贴着他的身躯,像是抵上了一道坚实可靠的墙。来自安东尼奥胸腔里的心跳声踏着令人安心的节奏走进罗维诺耳里,一下一下拍打他的鼓膜,沉稳有力,让那些弃他而去的倦意受到召唤般重新一点点聚集。

 

      屋内再归于宁静,唯独余下罗维诺均匀平缓的呼吸声轻轻飘散在空气中,安东尼奥确信他已然熟睡。

      月光把罗维诺映成了象牙白色,安东尼奥想正背对着他的那张睡脸一定如同他以往偷偷观察到的一样,将一双宝石似的眸子藏于眼睑下,静静侧卧眠息,如一只卸去了所有戒备的猫,显露出安静与乖巧。

      罗维诺又往安东尼奥臂弯更深处轻轻钻了钻。安东尼奥笑着,配合地紧了紧拥抱恋人的双臂,也闭上眼睡了。

      如果不是担心吵醒他怀抱里已枕着他的手臂入梦的人,安东尼奥真想跑至屋外站在墨蓝的有几道光痕划过的天幕下,乞求匆忙赶往地平线的流星再多捎带他的一个愿望。

      ——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想与罗维诺·瓦尔加斯永世相伴,白头偕老。

      他以为他的愿望太自私,如同无形的桎梏禁锢着罗维诺。

      可他不知道,之前还嫌弃向星星许愿如何幼稚可笑的罗维诺靠在他怀里闭上睡眼的那一刻,早就在心底暗暗许下了同样的愿。

 

      6

      晨光下氤氲着咖啡的浓香,被午后暖阳包裹的甜言蜜语,月光里象牙白的耳鬓厮磨,是独属费尔南德斯与瓦尔加斯的日常。

End.

评论(3)
热度(34)
  1. SNIZ个人专属ATM机 转载了此文字
    日常,好

© SNIZ个人专属ATM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