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ko/梨子 文力复健中

近期沉迷ES,kn箱推,泉真/凛绪/Leo司/纺夏我的心头肉♡其余也许通吃。
APH半出坑,是个吃亲子分的南伊领。

【亲子分】三个段子

我已经不会起标题了2333


01

“我能不能在这里留下您的影像呢,先生?”安东尼奥向着对窗,指节轻轻敲了敲窗台上相机黑色的机身,微弱的响声隐没在说话声中,一同打破了两扇窗间的寂静。实际上他和对面的人不熟,他刚搬来这里七天,却有六天耗在了看对面的人工作上。那人工作时投射出认真目光的眼睛,犹如一潭静水,只有在灵感突袭之时才能使其泛起涟漪。可惜这几乎将安东尼奥沉溺其中的琥珀色深潭被牢牢挡在了窗户厚重的玻璃后,只透出些不真切的色彩。想一睹其真容,这成了安东尼奥说出上面那句话的理由。

对面的人显然被突然传来的声音惊到,安东尼奥看见他身体明显地一颤后慌张抬头。

“这么突然很抱歉。我是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学摄影的。”安东尼奥有些尴尬地笑笑,“你的眼睛…呃…很漂亮,不留个影的话很可惜不是么?”

对面的人脸颊的绯红透过两层玻璃仍清晰可见。

“…罗维诺·瓦尔加斯,正在学习绘画。要拍照可以,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虽然知道对方看不见,画家先生还是收了收桌面安东尼奥画像的未完成稿。

“你得…做、做我画画的模特。”现在罗维诺的脸红的像安东尼奥最爱的番茄了。

02

工作原因罗维诺忙了一整夜,回家的时候天已蒙蒙亮。他拖着疲倦的身躯站在家门口,钥匙还没掏出门却自己开了,门口立着西装革履准备出门上班的同居恋人安东尼奥。

 “罗维诺,你回来啦?”

“嗯…”被叫住名字的他还想再说些什么却抵不过一波波侵袭的睡意,直直向前栽倒在安东尼奥怀里。

安东尼奥惊呼一声赶紧抱住了罗维诺,看着他下意识往怀里蹭的样子又忍不住腾出一只手戳了戳他的脸。指尖浅浅陷进脸颊中时,安东尼奥小心翼翼地叫了声“罗维诺?”

回答他的只有均匀的呼吸声。

 于是安东尼奥轻手轻脚如同运送易碎品般把罗维诺抱至床,替他脱下外套并披在一旁的椅背上,又帮他掖好了被子。安东尼奥站在床边望着罗维诺的睡颜一小会儿,想了想,又轻轻给恋人理了理额前的乱发——没想到罗维诺突然迷迷糊糊地用脸蹭起了他的手背。本来打算依依不舍地离开去上班的安东尼奥就这么干脆地收回了马上出门的决心,索性俯下身来,在恋人额间印上几个浅吻,换来了罗维诺含糊不清的哼哼。

最终还是要上班的,安东尼奥直起身走至房门,又想到什么似的回头。“罗维,”他带着笑低声唤道,“早餐俺给你放冰箱了,你饿了就起来热着吃。”

“嗯…”罗维诺往被子里缩缩。

安东尼奥看着被窝里茸茸的棕发,平日神气地翘起的呆毛也安然搭于枕上,嘴角不觉又上扬几分,“那么俺出门了哦。”轻轻关上门以防吵醒他,然后安东尼奥才向公司飞奔而去。

#最后还是迟到了##不过一向严厉的上司海德薇莉小姐听说了迟到缘由之后并没有责备他#

03

“是谁在我午休的时候动了房间的空调?”罗维诺双手叉地被一群小孩子围着,眼中是努力遏制过的怒意。他将那群眨巴着无辜大眼的小鬼扫视过一轮,“嗯?没人愿意承认吗?我起床的时候看见它是30度,谁动了它?”

被稍稍压低的声音带着怒意,冷冷地传入每个人的耳里,好些胆小的孩子眼睛泛起了泪光,泫然欲泣;另一些孩子直直盯向瓦尔加斯老师的样子看似毫不畏惧,可身躯却止不住微颤起来。

罗维诺不得不再次自我平息心中怒火。做幼儿园老师太累了,他是个脾气冲的人,然而在小孩子面前,他必须学着去做他二十多年来几乎没做过的事:忍耐。他叹了口气,“我不是要骂你们,亲爱的,我为刚才的态度道歉。”他将手覆在离他最近的孩子头顶,那是个怀抱布偶的女孩,当罗维诺轻轻抚摸她柔软的头发时,孩子被吓得有些僵直的身体不觉放松了下来。“但我希望有谁能承认一下,这里的公共物品不允许大家乱动,我们也必须学会担起过错,孩子们。”罗维诺仍不放弃找出那个捣蛋鬼。

“可我们并不知道呀,老师。”不知是谁带头打破沉默,然后一声声软糯糯的声音接连附和起来——除却站在人群角落的某个孩子。

罗维诺当然注意到了他,所以把不知情的各位叫去自由玩耍后便悄悄叫住了那孩子。

“老师希望你能做个勇于承担错误的男孩。”罗维诺蹲在孩子面前,让表情尽量和气起来。

“这件事不是我做的,瓦尔加斯老师。”孩子低垂着脑袋,双手蹂躏衣角的动作有些踌躇,“……可我知道是谁做的。”

“说出来。”

“可费尔南德斯老师嘱咐过千万别说出去……”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孩子赶紧闭上了嘴,他战战兢兢地看着面前突然黑了半张脸的罗维诺,“老、老师……”

“他有没有告诉你为什么这么做?”

“老师说这样一来您就会因为太热而跑去跟他一起午休了……”

然后小朋友看见之前还心平气和的他敬爱的瓦尔加斯老师,黑了一张脸冲了出去。

 

傍晚下班后,安东尼奥揉着被罗维诺揪着一通骂的耳朵与两位同事兼恶友走在路上。

“这是你被骂的原因?真可怜”基尔伯特幸灾乐祸的神情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在怜悯,“你不是幼儿园老师吗?怎么跟园里的孩子一样幼稚?”

“恋爱使人白痴,基尔,你不懂。”弗朗西斯唏嘘着。

评论(2)
热度(37)

© SNIZ个人专属ATM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