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ko/梨子 文力复健中

近期沉迷ES,kn箱推,泉真/凛绪/Leo司/纺夏我的心头肉♡其余也许通吃。
APH半出坑,是个吃亲子分的南伊领。

亲子分的甘草糖罐子

整合一下这个月的13个段子,有一些也许有人看过……?

甜段子中出叛徒注意



01

#喵塔#

      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这位斯文的奥/地/利人曾是一对双胞胎猫咪的饲主。两只猫性格迥异:费里因为乖巧而更受欢迎,罗维则有着令生人退散的坏脾气。

      有一天,在他家举行的同学聚会上,大学同学安东尼奥不畏猫爪袭击之险,给了坏脾气的猫两颗小番茄,并轻轻摸了摸它棕白相间的小脑袋。本想一爪子挠过去的罗维抬头看到对它露出温柔笑颜的安东尼奥,竟把利爪收了回来,转而拨过刚刚被它推至一边的小番茄默默啃了起来。

      那场聚会之后,罗德里赫才由两只猫的饲主变成了费里的饲主——罗维在聚会结束时一声不吭地跟着安东尼奥走了。那时安东尼奥指着脚后跟的小猫咪一脸歉意,问猫主人该怎么处理,斯文的奥/地/利人叹了口气,说:“它肯跟着你,说明你们有缘分,好好对待它吧。”

      “缘分啊……那今后就多多指教啦!”西/班/牙青年蹲下身子朝猫咪伸出手,他看着小猫犹豫了一会还是把爪子搭上他手心的样子,笑容灿烂的仿佛今晨的阳光。

 

02

#喵塔#

      每次安东尼奥和一只叫费里的小花猫玩的不亦乐乎的时候,他家那只从不主动接近主人的猫就会窜出来,小爪子不断扒拉着主人的裤腿,或者窝在脚边瞪视开心得咪咪直叫的双胞胎兄弟费里。一会儿后,费里就会被它哥哥的眼神吓得跑回它的德/国主人家里去,这样安东尼奥就只能呆在他的小罗维身边了。异常安静地窝在主人怀里的小猫咪目的达成,一脸幸福傻笑的安东尼奥的目的也达成了。

      所以路德维希先生,这就是您的邻居安东尼奥先生总去逗您家猫的原因。

 

03

      “俺还是陪你睡吧?”“别自作多情了老子才不怕打雷呢!”被推出罗维诺房门的安东尼奥只好回了自己的房间。半夜,被雷声吵醒的安东尼奥发现身边的被窝里果然钻进了一只小番茄。他轻笑一声转身,从背后搂住了正微微发抖的人,将窗外的电闪雷鸣挡在身后。

      “晚安啦,罗维。”

      令人安心的嗓音轻轻飘荡在空气中,它是雨夜里罗维诺最有效的安眠药。

 

04

      熄了灯的宿舍里一片嘈杂,都是在问有罗维诺为什么还没回宿舍的问题。

      “你说哥哥会不会是被大灰狼吃掉了?”费里西安诺害怕地扯扯一旁满脸胃疼的路德维希。

      弗朗西斯看了看他恶友空荡荡的床位若有所思,“如果那只灰狼叫安东尼奥的话……”

      “那就不用担心了他一定很安全。”“虽说某种意义上他还是危险的。”“明天我们帮他请个假吧。”就这样舍友们都安心地躺回了床上。

 

05

当罗维诺得知西/班/牙人最不信赖的是意/大/利人后,他快要气炸了。“什么意思啊烂番茄?我什么时候对你说过谎!”“有啊。”“什么时候?”“你每次都说最讨厌我,可是有哪次是真的?”#既然知道了就别说出来啊亲分#

 

06

#喵塔相关#

      天气实在太冷了,小小的罗维喵决定窝回它昨天新发现的毛毯里,暖暖地睡上一觉。可现在毛毯上却趴着主人家养的另一只宠物——名为安东尼奥的大型犬。

      “喵嗷——!”罗维喵躬着身宣誓毛毯的主权,虽然大型动物令它毛骨悚然,虽然它也知道毛毯本来就是那只狗的。

      但是为了温暖,决不能退缩啊,罗维喵!

      猫和狗静静地对峙了几分钟,安东尼汪用它的狗眼盯着罗维喵看个不停。那双眼绿幽幽的仿佛藏着一座春意盎然的森林,日光斑驳,照在罗维喵在那双眼里的影子上。

      罗维喵犹豫了一会又重新挪动停滞了几分钟的脚步,轻盈地迈进毯子,和安东尼汪窝在一起。

      反正毯子也够两个动物共享,那就大方地分给它一点吧。才不是觉得它暖和才同它窝在一起的!

      罗维喵这么想着,被安东尼汪开心的舔了一大口。

 

07

      罗维诺还是个小豆丁的时候,安东尼奥常用“做这件事的话就会更受女孩子欢迎”逼他做了很多工作。时隔多年,两人叙旧的时候再次想起这些事,罗维诺表示早知当时就不听信这种狗屁理论去乖乖做事了。

      “为什么?”

      “最后那些工作不还是你自己做完的吗?所以老子不做这些也一样魅力十足。而且……”

      “而且?”

      而且我喜欢上了一个男人。

      ……就是你。

      这句话不论犹豫多久罗维诺都不会说出口。

      “……没什么啦混蛋。”

      就让它烂在心里吧。

 

08

#恋人不在的一晚上#

      赶着做晚饭的时候罗维诺不小心伤到了手,扭头下意识想要大喊谁的名字时喉咙却哽咽了。

      自行包扎好伤口,又接着做好了晚餐,坐在桌前才反应过来独自一人的桌上竟摆着两人份的晚餐。他懊恼地骂一声混蛋,吞掉了特意做的那个人最爱的Paella.*

      深夜,他躺在双人床上还是不习惯。他听了一整夜窸窣的蝉鸣,却始终等不到那个从前每晚都让他安心入眠的那个人了。

——————

*Paella即西班牙海鲜饭

 

09

“哥哥?”费里西安诺不可置信的看看罗维诺,“你居然要把它寄出去!这不是你最喜欢的死也不寄的明信片吗?”“少少少多管闲事啊笨蛋!找你土豆混蛋去!”罗维诺红着脸把弟弟轰走了。“如果是寄给最喜欢的人的话…也不是不可以…”罗维诺指尖轻轻拂过写在收件人处的安东尼奥的名字小声嘀咕着,脸上的红霞仍未消退。

 

10

      安东尼奥感到来自腹部的压力而睁眼时,太阳已渐渐西沉,夕阳的余晖把整个房间染成温暖的黄色。于是他挠着乱糟糟的棕发起身,感叹了半天自己居然又睡到了傍晚后,才发现他腹上趴着自家的小奶猫,顶着朝天卷起的呆毛,正看着他咪咪直叫。

      大概是感到饿了才扑到床上来讨吃的吧?

      “也只有这个时候才会主动来找我啊你。”安东尼奥轻笑,把猫放在一边,掀开被子下床。“现在就给你弄吃的,等着喔。所以说别叫啦。”他瞄了一眼床上与猫咪有同样呆毛的人,“小心吵醒他。”

      看着安东尼奥做出的噤声手势,猫咪通人性似的停止了吵闹。安东尼奥摸摸它的头,果不其然地挨了猫咪轻轻的一巴掌和好几记眼刀。

      连被摸头的反应都是一模一样的可爱!!——安东尼奥盯着猫咪映着夕阳圆圆亮亮的双眼默默捂住了鼻子,走向厨房开始准备一猫一人的晚餐。

 

11

      “罗维诺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那种遥远的事情谁还记得啊混蛋。”

      罗维诺皱着眉看着安东尼奥,而这位一脸傻笑的西.班.牙人的思绪已经回到了一个遥远的午后,年幼的他坐在幼儿园里的草坪上,和他的两位同龄朋友围坐成了一个小小的三角……

 

      “你们知道吗?”弗朗西斯神秘兮兮地凑近基尔伯特和安东尼奥,“如果不小心掀起了女生的裙摆,就一定要负责任地娶她回家才行!”

      “弗朗你……诶东尼儿你去哪?”基尔伯特正想拉上他的小伙伴一起吐槽弗朗西斯,却发现安东尼奥眼睛闪着光打鸡血似的冲出去了。

 

      忍耐,要忍耐。幼儿园草坪的另一边,小小的罗维诺这么告诉自己。他站在树荫下,小手抚上系在他头顶的粉色蝴蝶结——他发誓他一点也不想打扮成这样,但这是女孩子的请求,他爷爷曾告诉过他女士的请求不能拒绝。

      好吧。罗维诺试图让自己的嘴角在上翘一些,让自己的表情在面前的女孩眼里不是那么的难看。“这样……真的……好看?”

      “嗯!罗维诺就像公主一样美丽!好羡慕啊!如果再穿上裙子就更好了……诶?”

      刚才还在手舞足蹈的女孩突然停了下来,顺着她突然露出的惊诧目光看去,罗维诺看见自己被掀起的衣摆,以及一个笑盈盈的棕毛。

 

 

      “没想到罗维诺居然是园长的长孙啊哈哈,过后你爷爷还臭骂了我一顿!那时我当真以为你是个女孩子,戴着粉嫩的蝴蝶结,多可爱唔噗——”

      西班牙人捂着肚子蹲在了地上,罗维诺也收起方才捶在安东尼奥腹上的拳头,居高临下地望着他,“骂你还算轻的,应该揍一顿让你这混蛋长长记性!”

      “老子是男的!”

      “是是,罗维诺是最帅气的男孩子。”安东尼奥揉着肚子站起来,微笑着搂住罗维诺。

      不过即使如此,安东尼奥还是负责任地担起了自己“不小心掀起了女生的裙摆”的过错——西.班.牙人和意.大.利人的无名指上,刻着对方名字的指环在阳光照耀下安静地反射出淡金的光。

 

12

整个上午致力于以各种方式企图吓唬到自己的宗/主/国结果均以失败告终的罗维诺懊恼地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眉头皱了起来,嘟起的小嘴嘴角也是下弯的。“你看起来很难过,怎么啦?”安东尼奥蹲在豆丁罗维诺面前,揉了揉他的头。呆毛被一只在头上乱走的大手不小心碰到时,罗维诺终于转过满是不悦的小脸,一头槌砸向始作俑者腹部,顺势倒在他怀里。“西/班/牙番茄混蛋,”小家伙依然不悦,声音有些闷闷的,“难道就没有什么会让你感到害怕的吗!”“亲分现在就很害怕呀,因为小罗维很难过。”安东尼奥轻轻抚摸着罗维诺的后背,任由小小的拳头雨点般砸在他胸前,“所以开心起来吧?”

 

13

      安东尼奥不在家,豆丁罗维诺在小房间里独自躺好,安静地等待睡意侵袭。

      他向窗外看去,那里是一片愁容的天空,墨黑的云压着地面缓缓而过,不一会儿便将酝酿已久的雨水倾盆泻下。

      雨愈演愈烈,暴雷和着沙沙雨声,传进缩在被子里胡思乱想的罗维诺耳里,或大或小,皆扭曲幻化成神鬼的咆哮,吓得小豆丁又紧了紧怀里的抱枕。

      更要命的是,有脚步声隐隐约约地靠近了。会是鬼吗?鬼要过来了吗?罗维诺闭紧了眼不住颤抖,怀里抱枕的棉絮都快要被挤出来了。

      脚步声在房门前停顿,咔哒,门开了。

      “咿呀啊啊不要过来!”罗维诺闭着眼惊吓地从床上跃起,抱着被子护身,半晌后睁开眼,看见门口身着海盗服的男人满脸疑惑。

      “西、西/班/牙?”

      “是的,亲分回来了哟!”

      “你怎么才回来啊混蛋!”内心仍存的惊恐让他扑进走过来的男人的怀抱里,“海那边比家里有意思吗?混蛋!”

      “罗维诺别哭啦,亲分现在不是回来了嘛。快睡吧,亲分也准备要睡了……”

      “别、别走,陪我……”被放回床上的罗维诺把半个脸缩进被窝里,小手抓着安东尼奥的衣角,紧紧的。

      “好好好我不走了。”安东尼奥重新走回床边坐下,轻轻揉揉罗维诺的头,对他露出微笑。

      他的笑颜会发光似的,光线暖洋洋地笼着罗维诺,驱散了雨夜的阴凉。恶魔也好,鬼怪也好,在这样如暖阳的笑容下,绝对不会来的吧。于是在那双温润如绿宝石的眼注视下,他渐渐进入梦乡。

      直到熟睡中的罗维诺微微的鼻息声响起,安东尼奥才轻轻吻上他的额头准备离去。

 

      “无论如何我都不会离开你的,罗维诺。”

 

      罗维诺还需要害怕什么呢?即是黑夜,还有一个太阳伴他左右,不离不弃。


评论
热度(38)

© SNIZ个人专属ATM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