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ko/梨子 文力复健中

近期沉迷ES,kn箱推,泉真/凛绪/Leo司/纺夏我的心头肉♡其余也许通吃。
APH半出坑,是个吃亲子分的南伊领。

段子×6

 

主亲子分

 

一如既往的砂糖向w

 

01/

他穿过舞池,向着那着一袭白裙的少女伸手:“美丽的小姐,今晚我有幸成为你的舞伴吗?”

少女似开在人群中一朵纯白的花,略昏暗的灯光晕在她长长的卷发上,朦胧地透出棕黄。他坚信他的微笑和眼前的少女一样迷人,可少女水灵的大眼却始终不愿聚焦在他身上,哪怕是短短的一秒。他不禁有些沮丧,但伸出的手依旧定着,少见的微笑依旧绽于唇间。就这样定格在沉默中,一秒又一秒。

“罗维诺?东尼儿在那边啦。”尴尬的气氛被后方熟悉的声音打破。他回头,艳红色抢先撞入视线——“……伊莎贝拉小姐,真巧啊。”短暂的惊诧后,笑容又重新爬回他脸上,“不过比起那个混蛋,我更希望与美丽的小姐呆在一起。”

“可是恰拉比较想与我共舞哦……?”被唤作伊莎贝拉的女子抿起一抹笑,目光投向罗维诺身后的白裙少女,少女的双颊即刻染上与她朱唇相同的色彩。

“谁、谁想和你跳啊!”

恰拉的话音未落,罗维诺已被一只麦色的胳膊勾住脖子掳走。伊莎贝拉走上前,艳色的裙摆随着步子飘起,绽成一朵美丽的香石竹。她轻握恰拉的手,在手背上留下一个满载笑意的吻,决定无视混杂在喧嚣人声中罗维诺对安东尼奥明显口是心非的叫骂。

“美丽的小姐,今晚我有幸成为你的舞伴吗?”

尽管刚刚拒绝了她,羞红了脸的恰拉最终还是轻轻把手搭上了伊莎贝拉邀请的手上。

 

02/

安东尼奥小心翼翼地旋开门把手,发现屋里的人果不其然地早已趴在书堆里会周公去了,只好踮着脚慢慢挪到那人身边,为他轻轻关上了身后不断送进凉风的窗。

罗维诺就这样趴在桌上睡着了,唯一在桌上摊开的书本承受着他整颗头颅的重量。绵长的呼吸自鼻腔而出,拂过他仍紧握笔杆的手,散入空气中。安东尼奥伸手拨开罗维诺散在额间的头发,抚平发下皱起的眉头,给自家让人不省心的恋人送上一个无奈的笑。当然,他也没有忘记把他手中用以御寒的毯子温柔地盖在恋人背上,以及——

“做个好梦,我亲爱的罗维。”安东尼奥俯身吻上罗维诺的脸颊。

以及一个暖心的晚安吻。

夜很长,不知道装睡的罗维诺何时才愿起来掩饰一下他红透的脸呢?

 

03/

#海西x教廷子分

 

“你觉得天使真的存在吗?”

坐在草坪上的男人突然发问。他鲜红的衣摆长长的,铺在柔软的草芽上,一直延至罗维诺身边。

罗维诺稍稍歪头,花了几秒来搜寻合适的词汇表达自己的观点。“天使其实在你心中,只要你相信,它就存在。”他这么说。

“我相信有哦。”

罗维诺瞥了一眼吻着十字架说话的男人,才发现似乎自他被收留在这不知名的小教堂,这小东西就一直不离身。

“你也是教徒?”

“是。”安东尼奥低头看向挂在绷带里的手,苦笑着。连他自己也记不清多少个鲜活的躯体曾在这只手下变成冰冷的死尸;多少个生命曾被这只手推向大海的深渊,然后沉寂地走向终结。这是只残忍的海盗的手,虔诚的天主教徒的手,多么可笑啊。“……虽然罪恶已如此深重,但我在有生之年还是亲眼看到天使了啊……”他向遥远的地平线望去。

太阳悄悄地在薄云后藏起,淡淡的光辉透过云彩洒下,柔柔地笼在两人身上,给他们镀上纯净的淡金色。罗维诺沐浴在阳光中,身上有些松垮的袍子被照耀的更洁白了。他无声地扭头看安东尼奥,头上小白帽压不下的一根头发随着动作晃了晃,阳光在上面翩跹起舞。他的眉因疑惑皱起,眉下的睫毛如蝶翼般颤着,抖落两片阴影在那双如琥珀的眼睛里。

“你见过天使?”

“嗯,一直在我身边哦。”

太阳在轻盈的云朵间穿行,日光依旧旖旎,它们安静地撒向人间,降落在罗维诺白衣上,为它添上美丽的金色光晕。此时的罗维诺像天使一样,阳光下纯白的天使。

不,他就是天使。

安东尼奥的天使。

 

04/

有一个仅与罗维诺有几面之缘的学长居然缠了他半个月之久。绕道、疾走、直接警告,罗维诺多次企图甩掉身后的“小尾巴”未果后终于爆发了。

“不要跟过来啊番茄混蛋!你难道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呆着的吗?”

“不是啊,我还可以呆你心里。”被吼的人立即否定道。

 

05/

安东尼奥被叫去帮罗维诺贴东西,他拿起胶带,问:“贴哪呢?”

“喜欢哪就贴哪,快点。”罗维诺头也不抬。

“真的?!”

“废话。快点老子没耐心跟你耗……白痴你贴我身上干什么?!”

继续撕胶带往罗维诺身上贴的人笑着:“我喜欢这。”

 

06/

哭哭啼啼的费里西安诺,不断安慰他的路德维希,以及床上蜷成一团的被子,这是安东尼奥被打电话催来后看到的景象。

抽泣的费里西安诺呆毛也一抽一搭的,他揩这依然不断下落的泪,朝安东尼奥哭喊。

“Ve!哥哥他今早听到今天的工作任务后就倒在床上起不来了!”费里西安诺指了指床头柜,那里放着一张从柜顶一直拖到地面的工作清单。“呜啊——怎么办哥哥他不会再也醒不来了吧?都是我的错呜呜……”

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费里西安诺再次哭了起来,路德维希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平复他的心情。安东尼奥立在床边,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单纯。他俯身查看床上的被子团,迟疑一会后掀开了一个小角,床上的人呼吸明显一滞,呆毛抖出一个近乎不可见的弧度。

紧张兮兮的安东尼奥不由得呼出一口气,提到嗓子眼的心也终于落回原位,爽朗的笑容再次回到脸上。

“小意呆啊,”安东尼奥对费里说,双眼紧盯缩在床上的罗维诺,“你知道《睡美人》吧?”然后满意的看着企图装死的罗维诺诈尸的一抖。

“Ve?”

*   *   *

今晨拍掉尖叫的闹钟后,罗维诺迎来了一个手持长纸条的弟弟,刚刚坐起的他随即昏死在床上——装的。

以装死逃避工作的感觉很美妙,如果没有的弟弟的话,如果没有被他叫来的土豆混蛋和番茄白痴的话……想到这里,罗维诺突然感觉头上的被子消失了,下意识想伸手拽回,反应过来自己还在装死后又缩了回来。

虽然抖了一下,但动静一定不大,一定不会被发现的。

才怪。

身边突然的凹陷告诉他安东尼奥正在接近,番茄清新的气息扑过来,与此同时还有一句不得了的话——

“ 你知道《睡美人》吧? ”

“俺觉得现在只需要一个——”

罗维诺再也躺不住了,从床上弹起,一把推开了孜孜不倦凑过来的安东尼奥,将未说完的话捂回他口中,喊了起来:“谁谁谁要你吻醒啊!才不期待啊!”

“你说什么啊罗维?”安东尼奥眼中写满了诧异,“我是说,你需要一个破除睡眠诅咒的精神振奋魔法啊。”

不远处刚松了口气的费里西安诺睁着还挂着些许泪的眼掩嘴笑了,身旁是搂着他的路德维希。一对四处秀恩爱的狗男男。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罗维诺刚刚曲解了安东尼奥的意思,曲解成了令人面红耳赤的意思。

“哼!”他翻身下床,羞赧又不悦,在用脚尖捞过鞋子的时候,令他不悦的源泉再次开口:“罗维,那么想要一个吻的话,乖乖完成工作,亲分就奖励你一个。”末了,惯例附%上一个微笑。

“别自作多情了。”罗维诺发出含糊的声音,出了门。

不过,听说那天是南/意/大/利先生完成工作最好最快的一次?

 

评论(6)
热度(31)

© SNIZ个人专属ATM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