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ko/梨子 文力复健中

近期沉迷ES,kn箱推,泉真/凛绪/Leo司/纺夏我的心头肉♡其余也许通吃。
APH半出坑,是个吃亲子分的南伊领。

【亲子分】Pleno Verano/仲夏

#亲子分#

#校园设定#

以上w


      炎夏,太阳炙烤着大地,几乎被烤焦的花草蔫蔫地,耷拉在学校的花坛里。似火骄阳也烧不掉的,是校园里过分的活力。

      女生们将长发束起,脚踩黑色小皮鞋,三五成群,踏在石铺的绿荫小道上,留下串串仿若银铃的笑声。她们走过了,淡淡的体香和裙摆一起,飘扬在夏日的热浪中。而男生们则像是终被释放的笼中鸟,飞向了校门,在挤出学校的途中顺便将他们如画的异性同学讨论欣赏一番。

      罗维诺也站在了那儿。别误会,他并不是来观赏女孩子的。他胡乱应付着同班同学发起的有关女孩子们的话题,手在凝固的热空气中扇来一丝丝热风,琥珀色的眼睛时不时望向校门外,眉头蹙起,直到某个人终于出现在他视野之内。

      “太慢了混蛋。”

      “抱歉抱歉。”

      安东尼奥在罗维诺面前停下,几缕被汗水浸湿的头发贴在脸侧。他一边奉上刚买的冰水一边不住地道歉——即使他仅用了一分钟就完成了校门到便利店的来回,然后笑盈盈地看着面前的人啜了一小口水,也开始解决自己那瓶。

      罗维诺盯着手中冒出森森凉气的水出神。平静的液面上正好映出安东奥的侧脸,映出他嘴角挡不住的那颗水珠流下,调皮地滑进颈部……罗维诺追随水珠的目光猛地别开,不幸与安东尼奥的绿眼撞了个满怀,于是视线再一次别扭地挪走。

      明明是双有着清爽颜色的眼睛,却让罗维诺双颊愈发燥热起来。他用手掩饰明显的红晕,决定不去理会从某个傻子那流泻出来的一股清溪般柔和的目光,因为对他来说,这简直是烈日下的温泉。

      “走了,安东尼奥。”

      一声令下,棕卷毛的大型犬屁颠屁颠地跟着主人跑了。

      女生们都说他们一定是在一起了,男生们虽然不明说,但也默认了这样的关系。实际上两人什么也没有——罗维诺坚持着这样的说法,并且也强迫安东尼奥同意他的观点。但,罗维诺行为上却极力证实她们所想似的,为海徳薇莉学姐主编的刊物中八卦一栏充实了许多内容。比如说时不时会出现的旁若无人的打情骂俏;比如说罗维诺看到汗洒球场的安东尼奥而变得微红的脸;比如说现在两人为了躲避烈日而一同走在落满树荫的羊肠小道,路的那头是他们各自的家,路的这头罗维诺把石子踢得轱辘滚动,漫不经心地告诉同行的人自己钥匙忘带了,然后安东尼奥果不其然地收留下了这只无家可归的猫咪;比如说……很多很多。然而罗维诺还是矢口否认,拼命掩饰早已藏不住的事实。

      哦对了,别问海徳薇莉学姐是怎么知道那么多的,她和她手持相机的小伙伴会告诉你:他们真的没做违法的事。

      两人共处的时光过得很快。当分针悄然转过了一圈时,他们的午睡也渐渐接近尾声。

      他们要坐回拥挤的教室去,接受热风沉闷的爱抚,忍受衣料贴在汗涔涔的肌肤上的粘腻之感,接着上课铃砸碎学生们尚模糊的意识,向他们宣告几堂枯燥乏味的课即将来袭——没有比一起床离开空调房就想到这个更令罗维诺感到痛苦和绝望的了。午后的教室,气氛就像四周的空气一样,沉沉地凝结起来。讲台上,老师孜孜不倦地用知识点来催促学生赶紧去与周公问个好。吊扇悬在大家的头顶上,正吱呀呻吟,声音与窗外聒噪的蝉鸣此起彼伏成一支交响乐,一直演奏进学生的梦中。

      随时间流逝,同学们一个接一个趴下了;随时间流逝,身为课代表的罗维诺终于咬牙坚持到了下课铃打响的那一刻。正当他蓄势待发准备加入补眠大队中的时候,老师拍了拍压在讲台上的练习册,厚厚的书本们立刻发出了闷闷的抗议声。“课代表呢?帮我把这些扛进办公室。”老师如是说。

      靠。罗维诺在脑海里对老师光亮的头顶啐了一口,顺便补上了对他骂的第一千次“秃子”,才极不情愿地搬起练习册,出门后却发现自己被堵住了。

      “嘿,罗维!”是安东尼奥,他晃了晃手中的东西,“你的校牌落我这啦。”

      “好重重重快让开!要么走开要么赶紧帮老子戴上校牌!”

      安东尼奥当然没走,他抬手为罗维诺挂上校牌,借势在罗维诺露出不悦表情的小脸上飞快落下一吻,轻轻的,如一片白羽拂过。

      于是我们可怜的课代表怀里本就摇摇欲坠的一大沓书全落地了。

      越来越大声的咒骂充斥整个拾书的过程。同学们纷纷闻声而出,只见罗维诺顶着越发绯红的脸,抬腿欲往蹲着收拾练习册的安东尼奥身上踹。安东尼奥也不急着躲,仰起头接住罗维诺瞪过来的目光,笑得比外面的阳光还要灿烂。

      “看什么看!快滚!”罗维诺转身吼散了围观群众,红着脸。他身后的地面上,书堆已重新垒好,一沓变成了两沓。

      仅有两人的走廊上,无言。罗维诺脸颊依旧燥热,颜色如同中午他们餐盘里令人垂涎的番茄。离开了主人一个中午又40分钟的校牌依旧安稳地挂在颈间,反射着午后烈日的光芒。今天B班的安东尼奥依旧在帮A班的罗维诺搬作业。

      一切如同旧时,他们正走在生命长河中两人共享的又一日。

 

      晚自习下课已是十点,学生们三三两两结伴而行,告别了浸在夜幕里的学校。

      此时街灯全部亮着,冷白的光、暖黄的光,各色的光像是混杂的颜料,统统被泼洒在街道上。安东尼奥和罗维诺踩着这些缤纷的光线,朝十字路口疾走。

      但还是晚了,信号灯的黄灯闪尽它最后一缕光,最终被红灯替代。安东尼奥在斑马线前刹住脚,拽回势要闯红灯的罗维诺。“为了保证以后要跟着我一辈子的人的生命安全。”他说。

      “什么一辈子啊……”罗维诺转头面向信号灯,过亮的红光映在他整张脸上,他也得以掩饰掉脸上的颜色。今天他的脸总是热热的,一定是天气的错。

      绿灯之后他们跟着人流涌到了马路对面。安东尼奥望着夜空,罗维诺也跟着向上望去。今夜少见地出现了许多星星,一颗一颗,像是撒在黑丝绒里的钻石碎屑,美丽而稀奇。

      快到家的时候安东尼奥停住了,他终于不再看向星空,而是看着罗维诺盛满星辰的眼。晚风一阵接着一阵,不愿停下,它们穿过一排一排的行道树,从深绿的叶,从不知名的夏花间,缓缓袭来。又一朵芬芳乘风落下,融入了满地的落英。安东尼奥鞋尖轻轻拨弄地上的落花,残存在花朵里的馨香终于钻进鼻腔之时,他也下定决心似的开口:“罗维诺,在进家门之前,我有一个问题。”

      “问。”

      安东尼奥又深吸了一口气,“你真的不考虑跟我交往吗?”

      罗维诺被惊得连眨了好几下眼,霎时间,心率渐渐与眨眼的频率接近。夏花的芳香萦绕在四周,日后回想起这天的罗维诺觉得自己当时一定是被花香熏晕了才会作出这样愚蠢的答复——

      “交往?不是早就……早就开始了吗?”

      罗维诺低头盯着脚尖,看不到沉默间安东尼奥满脸的惊喜,也没让安东尼奥看到他今天不知道第几次露出的羞赧神情。

      这是一个特别的仲夏夜,漫天星光欢快地闪动,似乎有什么美好的事发生了。

      女生们都说他们一定是在一起了。

      没错,他们在一起了。

      从不知多久以前,两人眼中再也无法容下除彼此外的一切开始。

 

 

                                                     -END-

 

——————

相信我,前面把亲分比喻成狗真的没有恶意_(:з」∠)_

评论(5)
热度(40)
  1. KKSNIZ个人专属ATM机 转载了此文字

© SNIZ个人专属ATM机 | Powered by LOFTER